回到顶部

黄金时代褪色之后

真是应了那句歌词,疲惫的日子里,有太多的问题。

在手机被偷之前我就已经写好了东西,无奈,警惕一世,大意一时。二逼吃货的本质暴露无遗。


其实,我真的不想打架,但最近的火气实在难收。虽然背着电脑相机的,好在我也没吃什么亏,极端的发泄了一把。副作用是我妈暂时不让我去买菜了,怕我哪天又惹出什么事来。其实我也知道,我妈是心疼我,她儿子傲了这么多年,争强好胜的,以前狗眼看人低,到现在不得不低头。从小被一大家子人宠大,吃饭挑三拣四的人也开始默默的吃客人们的优质剩菜了。

其实,我最羞愧。


这段时间,无数的想法在我脑子里闪过。

睁开眼睛我想选a,下午我又想选b,晚上我累得再也想不起c是什么。

公务员是个好职业,但我干不了。

事业单位,要市场营销干什么?

大垄断企业,只要应届生。

考研,好专业我考不上。冷门如马克思主义,人家也要中共党员,我这类二流子可高攀不上。想读书,还是等三年看看MBA比较现实。


直到6月26号下飞机之前我都低估了我的傲娇程度。

显然我是不能接受被人颐指气使(或许这个成语在语法上是不能用在这里的。算了,whatever ,我对面还坐着人在吃饭)。我骂客人,意料之中是吧。现在连乞丐都不敢进门来要钱了,自从某天我把火彻底发到他身上之后......


虽然我总是说厌倦了各种酒吧,现在却又与酒吧第二春了。酒壮怂人胆,这里总有各种各样的故事,精彩极了。


高晓松的卵谈节目看多了,不可避免的对上个时代的人、事起了各种美好的想象。你可以说这大多来自美好的误会,一种没有结实坐地感的误会。也许吧。“旧时代的爱情是等待,而新时代的爱情是进攻。”这句话就足够让我感慨了——佩服,更汗颜。


I got everything I want but I am not happy.

我早就知道我迟早会陷入的矛盾。现在是这样,十年后估计也如此。

据说毕业生要三年的时间来混上道,那么亲爱的段佳蓉还真是我的榜样。我可不敢再嘲笑小摩托了。它代替了新手机、平板、镜头、显卡成为我目前心愿单的top one。但现在还没有盈利,11月还要再交半年房租,路漫漫。


我还是继续爱着相机,好吧,更爱了。我大言不惭厚颜无耻的对某(编剧?作家?模特?艺术家?)说,我要成为(业余)自由摄影师。他说,why not。

现实的情况是我只有一台中端nex,蹭着这几年练练手,学习学习我最不熟悉的光线问题和aperture后期。

副业吧。还早。


关于不认同。

这里面好像有太多的东西要讲了,一路走来兄弟们对我的宽容已结让我在友情方面再无所求了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我有二十。

我把毕业照放在馆子里,李思佳说我浮夸。我就是这个意思。

我知道很多很多的人都对我的职业选择非常不赞同,其中包括我最亲近的人,比如我爹。我已结相当厌烦了一些大人们或嘲笑或不怀好意的话里带话,我是嘴欠的,我也不知道下次会说出些什么来。总之,狗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。

大学无用论当然又有机可乘了。他们是没有明白何为大学,何为职高。就算是今天,我依然相信大学里还残存着自由之思想、独立之人格。我读的是大学。


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选择。并且将继续狂奔在这条二逼道路上。

上面第一句话是在吹牛b。第二句话是真的。


特别鸣谢这段时间里给我最大精神支持的陆同学。



评论(17)
©leotographer | Powered by LOFTER